搜索 解放军报

老兵李庆峰十七年护一方平安:扎根山区,守望桃花盛开

来源: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刘学 乔振友 崔鹏责任编辑:张硕
2022-01-10 10:58

老兵李庆峰十七年护一方平安——

扎根山区,守望桃花盛开

■刘学 乔振友 崔鹏

“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,有我可爱的故乡……”这首脍炙人口的老歌,歌词里描述的“桃花盛开的地方”,就是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长甸镇河口村。

2000年,李庆峰入伍来到武警边防某部。表现优异的他被军校录取,2005年毕业后分配到辽宁边防总队丹东边防支队大江口边防派出所。然而,他主动要求进驻条件艰苦的河口村中心警务室。2016年,李庆峰调任大江口边防派出所政治教导员。同时兼任河口村党支部副书记的他,仍是村民的“主心骨”。他带领村民在“桃花盛开的地方”,种植艳红桃走上致富路。村民们早已把他当成家人,河口村也成了李庆峰的“故乡”。

遇到李庆峰,是在他走访归来的路上。他个子不高,在警用棉大衣的包裹下身材略显单薄。虽然只有40岁出头,他的额头已有了“沟壑”。那些深浅不一的皱纹背后,藏着他与这个小山村道不尽的故事。

上图:李庆峰(右四)和河口村村民在一起。新华社发

边境线上“活地图”

从丹东市区出发,汽车在蜿蜒曲折的盘山路上颠簸前行。傍晚,车子停在大山里的一个小院落。这里是李庆峰工作的地方——河口村中心警务室。2005年,李庆峰从军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这里工作。

李庆峰刚来的时候,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迷路。这一带山路多、岔路多,“九沟十八岔,岔岔有人家”,各村住户如繁星般散落在山间沟壑。一天夜晚,李庆峰接到报警电话,由于不熟悉辖区地形,他在山沟里转来转去,最后是村民引路才找到位置。报警的村民一时着急,嘟囔了一句:“还片警呢,连路都找不着!”李庆峰顿时涨红了脸。后来,他一边走访,一边用纸将走过的路标记下来,记在心里。

李庆峰用了3年时间,访遍村里1041户人家,绘制了28张辖区人口分布图。哪家有重点人口,哪家有孤寡老人,哪里是沟,哪里有山,他都标记得一清二楚。他以为,这样一来,再有村民报警,自己一定可以迅速准确地抵达。没想到,一天,村里王大叔在自家林地跟其他村民发生矛盾。李庆峰接警后又迷了路,放眼望去,山是一样的山,地是一样的地,种的果树都差不多,上哪儿去找王大叔家的林地?此后,李庆峰又在地图上仔细标注了每家每户田地、林地的位置。

如今,李庆峰接警后再也不用看地图,大到每条路,小到每一户,都印在他脑海里。村里人都说,李庆峰就是边境线上的“活地图”。

和谐辖区守护者

在河口村村民心中,曾经连路都找不着的李庆峰,如今是他们的“贴心人”。不论大事小事,村民有谁犯了难,都会去找李庆峰。

有一次,身患重病的栗大叔不幸离世,家中只有年迈的老伴和年纪尚幼的小儿子。李庆峰得知后急忙赶来,忙着操办后事,为老人穿寿衣、裹寿袜。“这么多年,谁家里有事他都帮过忙,做的好事根本数不清!”在河口村提起李庆峰,村民们赞不绝口。

河口村紧邻边境线,常有外来人员。为了更好地守护群众,李庆峰自创以警务室为中心、村民组为前沿、群防群治力量为辅助、视频监控为触角的管控模式,将警务室升级改造成涵盖勤务指挥、联勤联动、询问讯问、视频巡查、办证服务、矛盾调处等功能于一体的多功能农村警务室。

有一次,李庆峰接到村信息员反馈,原本生活困难的村民王某近期出手非常阔绰。这一异常情况引起李庆峰的警觉。经过周密侦察,他发现王某涉嫌贩毒。李庆峰联合县禁毒大队民警,通过调取视频、走访调查等手段,迅速掌握王某毒品交易的行动轨迹,将其成功抓获。

17年里,李庆峰上门办理便民利民事项1500余件,化解大小矛盾纠纷2000余件,河口村治安状况得到很大改善。

美丽乡村领路人

警官任村官,致富又治安。2008年,对河口村各项情况熟稔于心的李庆峰被任命为河口村党支部副书记,参与公安边防部队警官兼任村官新型警务模式的实践。“他当村官,大伙儿心里可愿意了!”在村民的期盼中,李庆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

村民陈富宝年少时双亲过世,又因触电失去右臂,生活困难。为了帮助他,李庆峰白天工作,晚上去家里给他做饭、打扫卫生,带给陈富宝久违的温暖。

“他在我家住了小半年,晚上就和我挤在一个炕上聊天。”说起李庆峰,陈富宝滔滔不绝,“河口村家家户户都种艳红桃,桃子个大肉厚,汁多味甜,可是不好保存,销路也不畅。庆峰鼓励我去外地推销艳红桃,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没想到真赚了钱。”后来,陈富宝又在李庆峰的建议下做起有机肥料生意。生意越做越大,日子越来越好,陈富宝结婚生子,还成立了公司,成为镇里的纳税大户,经常主动帮扶其他村民。“老跟庆峰待在一块儿,慢慢被他‘传染’了。” 陈富宝笑着说。

为了增强抵御市场风险和自然灾害的能力,李庆峰向村委会提议成立河口村艳红桃合作社。合作社成立后,艳红桃的销售屡创新高,慕名前来河口村品桃游玩的游人络绎不绝。2014年,河口村被评为“中国十大最美乡村”。

17年间,前往河口村的路,李庆峰不知走了多少遍。可回家的路,他却走得不多。“孩子3岁那年,我回家看他,他不认识我,问妈妈这个叔叔是谁。”说起孩子,李庆峰脸上闪过一丝失落。

2019年,在公安边防部队改革调整中,退出现役的李庆峰曾有机会调回丹东市区,与妻儿一起生活。可当村民们得知情况后纷纷赶来对他说“李警官不要走”时,李庆峰偷偷流下眼泪。

那一刻,李庆峰知道,自己舍不得走,也不会走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